第二百五十七章 茫然


小說:農家嬌女   作者:寂寞的清泉   類別:經商種田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xzwwhn.live/book/111326/ 為您提供農家嬌女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把客人們安置好,夏氏才有時間說彭家的事,“掙了那么多銀子,梅娘一家人樂瘋了,駝子還落了淚,他自己都沒想到他能掙這么多錢。還說他能養活一家人了,可以不讓梅娘太辛苦了。他讓我一定要替他感謝你,若沒有你的提點,沒有你請賀總管幫忙,根本做不到。梅娘聽說你喜歡吃咸鴨蛋下青菜粥,專門跑去鎮上買了一百個咸蛋回去,不收還不行。”
  夏離笑道,“有別人幫忙,還要自己能干,機會永遠留給有準備的人。”
  夏氏點點頭,笑道,“或許日子好過了,梅娘的性子軟和多了,今天晌午還把二妮叫去她家吃飯呢。”
  飯后,夏柱聽說彭駝子掙了這么多錢也高興,說改天他家請客,把在湘山府的所有親戚都請去樂呵。
  夏氏兄妹幾人之前還是非常嫌棄彭駝子,如今看他手藝那么好,心里總算平衡了些。
  送走客人后,夏離把幾樣洗干凈的首飾交給夏氏,一長一短兩支赤金梅花釵,兩支鹿角玉簪,兩支雕花銀釵,一支新買的珠簪,一對玉手鐲,一對珍珠耳墜。
  夏氏嚇一跳,說道,“寡婦失業的,我要那么多首飾作甚?都留著,給你將來當嫁妝。”
  時間久了,夏氏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寡婦。
  夏離笑道,“娘又不是真的寡婦。這些首飾比較素凈,都能戴,以后再給娘戴鑲寶石翡翠的,還要把娘的妝匣裝得滿滿當當。”說著,便把她腕上的銀手鐲抹下來,把那對玉手鐲給她戴上。
  夏聚不懂真假寡婦之說,但看到夏氏戴上細膩通透的白玉手鐲十分好看,瞪著眼睛直呼,“哎呀,娘親太漂亮了,好漂亮。”
  姐弟兩人一人拉夏氏一只手,不許她取下來。
  看到這一對姐弟,夏氏的眼圈又紅了。她之前做夢都沒想到,自己還能享到這樣的福。
  家里有了豪車,夏聚最興奮,幾乎每天都會讓田慶趕著馬車拉他和趙妞妞繞著東榮街轉幾圈。夏離也拉著夏氏坐車去街上逛了兩次,還去了莊子一次。馬每天都要出去走走,哪怕夏離他們不坐,田慶也要趕著車走上一個多時辰。
  日子一晃進入冬月,天更冷了。
  初十這天,夏柱家請客,把在湘江府所有的親戚都請去了,包括夏梅娘一家四口。
  自從夏柱開始在靠山鎮上賣肉,隔三岔五便會去夏梅娘家一趟,還都會帶條肉。剛開始夏梅娘不理他,也不收他的肉。夏柱不以為意,繼續去,繼續送。前幾天,夏梅娘終于收下了肉,還留他吃了晚飯。
  夏柱極是開懷,再次請夏梅娘來家里做客,夏梅娘總算答應了。
  夏梅娘一家和王新、夏二妮是坐驢車來的。若不是照顧喘病又有些加重的彭駝子和王二喜,大半個時辰的腳程,實在沒必要雇驢車。
  夏梅娘好面子,送了夏柱家兩塊布頭、五十個雞蛋的禮。他們去了夏柱家后,彭駝子和彭來喜又由夏山陪著,去申氏醫館看病開藥。他們兩人的喘病每年冬季都會加重,有時連門都不能出。今年因為經常吃著藥,日子又好過,比往年輕松多了。
  夏離本不想帶熊樣去的,怕它嚇著夏柱家的鄰居,讓小期帶它去葉府陪葉老公爺玩。熊樣現在越來越聰明,已經知道他們要帶當當和黑子去串門。它攆路攆到了院外,都哭了。今天沒去山里看熊大和熊膽就夠令它心塞的了,去串門子只帶當當和黑子,哪能這樣。
  夏離無法,只得給它套上背帶,牽著它走。
  夏柱兩口子心正,又會做人,大家玩得高興吃得高興,遠不像當初在夏家大院那樣各懷心思,罵聲連天。
  大人們在堂屋里喝茶聊天,主要說著夏山和夏大妮的婚事。特別是夏山,翻了年就二十一歲,別人這么大歲數,娃都能到處跑了。可夏山油鹽不進,姑娘再好都不干,堅持過幾年再說。夏大妮也有兩家來說合,如今夏柱夫婦的眼光高,都沒看上……
  彭來喜和夏聚、二虎幾個男孩子歲數相當,他們在院子里跟二狗一熊一鳥玩得開心。特別是那一熊一鳥,引得好多孩子都跑來夏家門口看熱鬧,讓幾個孩子得意極了。
  夏離、彭來福、大妮、二妮幾個姑娘歲數相差不大,都呆在夏大妮的屋里說著悄悄話,多是講穿衣打扮。
  夏離給這幾個小姑娘每人帶了兩根絲帶一盒香脂,香脂不算貴,她們用完了都買得起。還告訴她們,護膚比化妝更重要,香脂每天都要擦,特別是春秋冬三季。要擦了香脂再擦胭脂,這樣有利于肌膚,也好看。又給她們每人重新梳了頭發系上絲帶,剪了一下劉海,還用眉石描了眉。
  特別是對夏大妮,告訴她她梳雙掛髻比梳雙丫髻好看,顯得臉要小一些。衣裳的顏色也要偏深一些才好看,顯得瘦。眉毛不要描得太濃太粗……
  夏大妮聽得非常認真,不時讓夏離再重復說一遍。她搬來城里后很有些自卑,總覺得自己的衣裳和頭花頭繩明明不便宜,可就是沒有別的小娘子穿戴得好看。自己也化了妝的,可就是跟她們不一樣。那些小娘子不比自家富裕,可她們都有些瞧不上她,私下說她“泥腿子”。她趕著去說話,她們都愛理不理。
  夏二妮的性格開朗多了,隨時都笑瞇瞇的,跟夏離的悄悄話尤其多。在只有她和夏離兩個人的時候,她悄聲說道,“……大嫂真的很好,很疼我,他們吃什么我就能吃什么,還說天冷了要少碰涼水,小日子來了更不能碰……”她的臉更紅了,磕磕巴巴道,“有一次王哥在我的房里呆得很晚,大嫂進來把他硬拉走了。她說我歲數小,有些事經不住。還讓我不能由著王哥胡鬧,過早有了那些事,影響身體也影響子嗣……”
  她的臉紅得像打了胭脂,眼里又有些茫然。她知道夫婦肯定會很親密,可王哥要跟她親密了,嫂子為什么不許,還會說那些話。她出嫁之前,大姑和大舅娘也跟她說,嫁去婆家要自己單睡,滿了十五歲才能圓房。她不好意思問別人,只得悄悄跟夏離說了。
2013特码精选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