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 明與暗


小說:混沌詩篇   作者:群星游者   類別:星際文明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xzwwhn.live/book/114770/ 為您提供混沌詩篇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“看吶,看看外面的樣子,那個該死的混蛋不會以為他是世界之王吧?”
  洛夫狠狠地拉上窗簾,白色的陽光讓他心煩意亂。雖然困守在“利爪”最后的據點之中,他還是知道外面的情報,但那只讓他愈發煩躁和憤怒。
  “看吶,那些墻頭草把他當成上帝來崇拜,日夜為他工作,和向我們交租時有什么不一樣!”
  他氣憤至極,將手中的一瓶烈酒就要狠狠摔在地上,在最后一剎那卻猛地清醒,寶貝地、惋惜地撫摸著酒瓶,因為庫存里的飲料不多了。
  “誰能告訴我為什么,誰能告訴我財團的援軍什么時候來!”他對著空曠的書房大吼,滿眼血絲,這么多天來一直沒敢盍眼。
  沒有人回答,這個地方空空如也。原本隸屬于“利爪”的上千名員工,早已帶著自己的記憶備份跑了。平日里和他相談甚歡的女秘書,更是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家報社的編輯,堅定不移地站在“拉法”星民眾的立場上,起底“利爪”資本的黑料,主筆的一個專欄“洛夫和杰斯不可不說的一千零一個小故事”更是令他心臟病發作。
  現在留守這里的只有少量的機器人警衛,以及傀儡般的侍從。被派遣到外面的T3000出于未知原因離奇掉線,第二天被目擊到在托利的工廠里勞動改造,為未來的世界添磚加瓦。
  至于那些侍從。洛夫用懷疑的視線打量他們。鬼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往我的心臟上捅一刀。那些都是被買斷了記憶和人格的原人類,靈魂被永久束縛在仿生外殼和幾行代碼之間,理論上沒有背叛的可能。想到這里,洛夫深吸一口氣,覺得自己像是神經衰弱了。
  “客人們到了。”一個機器女仆拉開門鞠了一躬。洛夫不耐煩地揮手,向著會客廳走去。
  會客廳里坐著兩個人。為首的是衣著隨便的托利,嘴角帶著玩味的微笑,絞著手指;身后還跟著老A,身穿華麗的主教長袍,一臉虔誠的模樣.
  洛夫坐下,通紅的眼睛籠上了暗色,他聲音沙啞刺耳:“希望你不是專程來羞辱我的!”
  托利微微一笑:“怎么會呢?我有好些私事要和你聊聊。”
  洛夫一下子機警起來:“你想怎么樣?”
  托利看了四周的灰塵一眼:“你最近過的不怎么樣啊。”
  洛夫強忍住怒氣:“不能和您比。現在的您可是整顆星球的頭號人物。當大明星的感覺怎么樣?”
  托利輕描淡寫:“不怎么樣。”
  洛夫咄咄逼人:“很貪心啊?你還想怎么樣?”
  托利翹起二郎腿:“這可得看著辦了。”
  “托利殿下乃是神明在凡間的化身,是救贖的所在,理應領導世人。”老A突然字正腔圓地說話。
  洛夫瞥了他一眼,對托利譏諷地說:“看上去你也并不是什么公正無私的家伙。”
  “住嘴!”老A勃然大怒,揚起手就要打,“不準你侮辱我們的救主!”
  托利抬起一根手指就阻止了他:“群體就像巨嬰,必須找到個奶嘴才不會哭鬧。”
  “哦,原來這就是你正在做的。”洛夫臉上的譏諷更濃了,“從今天開始,‘拉法’星的皇帝從三個變成了一個。“
  托利揚起手指撣去衣服上的灰塵,說:“講講財團的事吧。”
  “你以為我會和盤托出?”
  “這里地下五十米。以及東南方向21度,距市中心二十公里的郊外。”
  洛夫的臉一下變得煞白,那是他儲存記憶的場所,是復活的依仗。他的聲音顫抖:“你到底想……”
  “告訴我財團的事。”
  洛夫沉默,片刻后回答:“假如我出賣了財團,和延期執行的死刑有什么區別?”
  托利坐近了些:“你不信任我?”
  “我為什么要信任你?”
  托利沉默片刻,看著洛夫的眼睛,開口:“我聽說,你和你妻子相處得很不愉快,她甚至不在這顆星球,對嗎?”
  “拿我的妻子來要挾我?如果你替我把她宰了,我感激不盡。”洛夫回以一個不屑的眼神。
  托利緩緩地說:“我只是對你怎么坐上第二執行官位置的比較好奇。沒看今天的報紙?你那女秘書的文筆可真是勁爆。”
  洛夫像是被戳到了痛處,他大聲咆哮:“該死的!我承認現在是你贏了,但不要以為你有權利羞辱我!”
  “怎么會呢,”托利笑著回答,“我只是好奇你為什么不回財團呢?夾緊尾巴,就像那個杰斯一樣。”
  洛夫一雙眼睛里就要噴出火來:“你以為我回去的結果會比在這里更好嗎?你知道我為了今天的地位,都付出了多少嗎?我從貧民窟的窮小子一步步往上爬,把看不起我的人一個個送進墳墓,你知道,我付出了多少嗎?不,你不知道!你就像個穿越者從天而降,不講道理、不講邏輯,毫不留情地把我的一切都毀了!你這個該死的混蛋!”
  他把頭埋進雙手,像狼一樣無聲地哭泣。他又抬起了頭,直視著托利的眼睛,吐出帶著血腥氣的言語:“我已經見過了黑暗,我必須往上爬,不顧一切、不擇手段、不計代價,因為梯子底下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深淵!”
  托利無動于衷地撇撇嘴:“哇哦,有趣的見解,也許可以刻在你的墓志銘上。”
  洛夫憤怒地揪住了托利的衣領,咆哮:“俯視我這只螻蟻的感覺怎么樣?你這頭得意洋洋的惡龍?!”
  托利開心地笑:“好極了。”
  洛夫想要給他一拳,卻被快步上前的老A死死架住,不甘地發出叫喊。
  托利整了整衣領,剪開一根雪茄,點燃,慢悠悠地吸上一口,把煙氣隨著話語一并吐出:“接下來的話,你可以當作我給你的施舍,用來報答你以前對我的‘熱情’接待。”
  洛夫強迫自己冷靜,死死盯著托利。
  “如你所見,現在,整顆‘拉法’都在我的掌控。別管‘快樂肥宅俱樂部’的那群沙雕,我只是鬧著玩的。現在,我唯一想要的,只是保住我已經取得的利益。”
  洛夫臉上的表情由憤怒轉為平淡再轉為若有所思。他緊緊地聽著。
  “無論是‘悍將’也好,還是‘熔爐之心’也罷,現在都是我的私人物品。我已經證明了抗衡財團武裝的實力。當然,假如財團為了小小一顆星球愿意賭上全部軍力,那我無話可說,不過我相信財團不會做這樣的虧本買賣,不是嗎?”
  洛夫眼中射出光,他說:“你……您難道想要加入財團?”
  “是入股,”托利糾正他說,“財團在這里的生意可以繼續,不過我要分一份。我的實力也算一方軍閥,難道不值得財團拉攏嗎?”
  洛夫咽下一口口水,在心中權衡一番,艱難地給出答案:“完……完全可以,您甚至可以直接進入董事會。”
  “好極了,”托利打了個響指,“現在先給我講講財團。”
  洛夫謹慎地看了老A一眼,小聲問:“他……外面的那些人,萬一知道了您的想法……”
  托利面色冷峻:“他們不會知道的。杰斯能控制人的記憶,而我則掌握思想的雷電。巖漿教會現在完全遵從我,‘拉法’的秩序將由他們維持。”
  洛夫轉動眼球,然后躬下身子,自然地露出諂媚的微笑:“那……我……請原諒,我必須時刻遵守財團的規矩,您還不是財團的人,這樣讓我很難辦……”
  “和財團聯絡,我需要一個中間人,你很合適。”
  洛夫露出為難的神色,眼珠一直在轉:“我,這……”
  托利正色道:“我進入財團后,能給你的比現在的更多。”
  洛夫依舊很為難:“那個,您知道的……”
  “有我擔保,財團一定不會追究你的任何責任。”
  “我……可是……”
  “給我你的答案。”
  托利逼視著洛夫的雙目,后者幾乎已經跪倒在地上。
  洛夫掙扎許久,未來就握在手中了。他看向托利的面孔,只看見一團迷霧。
  “想想,你以后不必再取悅任何人,除了我。”托利的話有如貫耳的魔音,他的形象籠罩在黑暗之中,“想想,一名董事的代理人。”
  這一句輕飄飄的承諾在洛夫的耳中卻比驚雷還要響。他本來在絕望的沙漠里快要因為干渴而死亡,而現在,隱約看見了綠洲的影子——
  “我同意,”幾乎下意識地,他的臉上綻放出比超新星爆發還燦爛的笑容:“您看人真是太準了!”
  托利向他伸出了手,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微笑,他知道,魚已上鉤。
2013特码精选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