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令人傷感的約定


小說:明天下   作者:孑與2   類別:兩宋元明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xzwwhn.live/book/114916/ 為您提供明天下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第五十七章令人傷感的約定
  即便是深夜,大差市的熱鬧勁依舊沒有過去,蒙古人,烏斯藏人不但沒有離開,反而更加的歡快。
  他們不知疲倦的唱著歌,跳著舞,醉倒的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,睡醒之后依舊繼續狂歡。
  在這個晚上,云昭聽了一夜的歌謠。
  烏斯藏人的歌聲遼闊,高遠,就像他們居住的雪山高原一般宏大,歌聲裊裊,宛如高飛的雄鷹正在飛躍雪山。
  蒙古人的歌謠低沉,暗啞,從胸腔里發出的低音宛若大地一般厚實。
  回回們捂著耳朵唱出來的花兒最是大膽,一聲;妹妹你聽哥言……’害得大差市上懷春的少女一夜無眠。
  相比這些,漢人的詩詞歌賦里如果沒有用鐵板銅琶高歌大江東去,也沒有關西鐵漢怒吼沙場秋點兵,無論如何也比不過這些異族人的歌謠來的慷慨。
  小橋流水邊的低吟淺唱最適合花前月下,唯獨不適合在這種亂糟糟的場子里技壓群雄。
  纏過的小腳,跳不出胡旋舞,也跳不出騎馬舞,更展現不出雄鷹翱翔的姿態。
  天亮的時候,云猛,云虎,云豹,云楊,云卷一行人回來了,他們疲憊極了……
  回到糧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,洗過澡之后,立刻呼呼大睡……
  云昭起來的很早,坐在供桌邊上,一口一口的喝自己的胡辣湯。
  這是華縣逍遙鎮的胡辣湯,平日里只在鼓樓附近支攤子,今日特意來到大差市開了攤子,倒是便宜了云昭。
  油條配胡辣湯本身就是云昭最喜歡的早餐方式之一,既然能品嘗到古老的味道,自然不能放過。
  不過,這碗胡辣湯讓他非常的失望……古老的東西除過名頭之外,并不比后世逐漸完善的胡辣湯更好喝。
  或許,他曾經吃過的美味,可以被稱之為歷史沉淀吧,是歷史給了這碗原始的胡辣湯增添了更加醇厚的味道。
  一海碗胡辣湯被云猛放在嘴邊,巨鯨吸水一般將濃稠的湯汁吸進胃里。
  兩排牙齒跟像是鍘刀,不論是油條還是油餅,亦或是白面餅都被這道鍘刀鍘的粉碎。
  “你預料的很準,明月樓準備了四千兩銀子重建!”
  “銀子運出去了沒有?”
  “跟馬匹一起運出去了,我親自藏的,快馬給了云霄消息,云霄這會應該已經開始挖銀子,最后會運到陰族墓地里。”
  “漏馬腳了嗎?”
  “沒有,錢少少對少了一半樓閣的明月樓很熟悉,那場大火也破壞了明月樓的高墻大院。
  我們進出的時間很短,總共一柱香時間不到。”
  “死了幾個人?”
  “七個!我們毫發無損!”
  “受傷了嗎?”
  “云卷鉆天窗的時候崴了腳。”
  耳邊又響起馬頭琴的聲音,那些沉睡的蒙古人,烏斯藏人也就緩緩起身,如同他們在那達慕大會上一般,神志還沒有清醒就向音樂聲傳來的地方湊過去。
  只要有蒙古人的地方,就會有馬頭琴師,凡是有馬頭琴的地方,就有蒙古人的歌手。
  對于這些生活在遼闊草原,高原,戈壁上的異族人來說,每一次相聚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。
  他們的音樂只有開始,沒有結束,歡喜的人聚在一起歡喜,不能繼續歡喜的人就騎著馬聽著音樂遠去。
  直到剩下馬頭琴師跟孤獨的歌手……即便是這樣,他們還要對不肯離去的神靈,高山,大河再演奏一曲,而后才會在蕭瑟的風中牽著馬離開。
  有誰能想到戈壁沙漠里的著名樂章《十二木卡姆》演奏完最少也需要二十個小時。
  今天的大差市與昨日的喧鬧,昨晚的瘋狂不同,花了很多錢的異族人今日也拿出了他們的貨物,一邊載歌載舞,一邊售賣自己的貨物。
  直到此刻,洪承疇才開放了大差市的封鎖,被好奇心蠱惑的快要發瘋的漢人此時蜂擁而入。
  云昭將目光從外邊收回來,對守候在身邊的云猛道:“明月樓是誰家的產業,打聽清楚了嗎?”
  “被殺的帳房臨死前說,明月樓其實是布政使王人龍家的產業。”
  “王人龍啊……就是那個被稱為‘癡人’的王人龍?”
  “正是!”
  “人人都說此人最喜老莊之道,喜歡‘使民由之’,對百姓最為寬待,現在才知道這人也是虎狼一般的人物。”
  “明月樓不僅僅是王人龍一家的,里面的女子有很多是各地選上來的秀女,這個就跟市舶司的提督太監黃明亮有關了。”
  云昭點點頭道:“忘了這事吧,我們的錢糧雖然還是不夠,能做的已經全部做了,此間事了之后,就回藍田,三五年內,我們不會再來西安了。”
  云昭說完就推開大門走了出去,云猛見狀緊緊跟上,對這個侄兒,云猛現在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  和善的時候能暖人心扉,冷峻的時候又冷酷無情,惡毒的時候……才七歲就能發出滅口的指令。
  一想起云昭在夜市初起之時對他們說的話,直到現在云猛依舊雙腿發軟,他萬萬沒有想到,云昭會在眼前的利益已經足夠大的時候,還會惦記著重修明月樓的工程款項。
  當他們按照云昭的吩咐,在錢少少的的指引下準確找到明月樓帳房,并且在這些人猝不及防的狀況下達成目標,看到那么多的銀子之后,云猛就知道從今晚過后,云氏陰族的話事人,已經變成了云昭。
  對于強盜來說,誰能帶著大家發財,誰就是天然的首領,即便不是,也會被其余的想要過好日子的強盜推舉上去。
  一想到云昭是自己的侄兒,年紀還小,云猛就很欣慰,現在,這個孩子還需要自己這個當叔叔的幫襯一下。
  云昭找到洪承疇的時候,這個人一夜沒有睡,同樣一大早就在新出現的集市上遛噠。
  “豬!不遠百步而來,可有利于朝廷乎?”
  “官!何必言利,魚已入網,下狠手撈就是了。”
  “豬!此例可開乎?”
  “官!若知節制,萬事可行。”
  “豬!你云氏獲利幾何?”
  “官!不及你日入一半!”
  洪承疇居然以平禮抱拳道:“你應該知道滿足,更應該感謝本官,換一個官,將不再有這樣的盛況,你云氏也將血本無歸!”
  云昭端正的施了晚輩禮道:“大人一言道出大明弊病!”
  洪承疇呵呵笑道:“小兒也知國事?”
  云昭笑道:“星月催崩,烏云蓋頂,小兒也知惶恐!”
  “試問爾平生之志!”
  “若不為良相,便為富家翁!”
  “人間呶呶,為相遙遙無期,為富家翁恐不長久!”
  “當聞雞起舞!”
  洪承疇仰天長嘆一聲,雙手按在云昭的肩頭道:“都說男兒當自強,前路艱難,我們砥礪前行吧!”
  云昭抬頭與洪承疇殷切的目光相遇,一字一句的道:“此生若是有成,當殺盡建奴!”
  洪承疇大笑道:“正有此意!”
  云昭舉起胖手道:“一言為定!”
  洪承疇的大手拍在云昭的小手上道:“一言為定!”
  洪承疇正要邀請云昭去旁邊的飯食攤子上繼續說話,一個衙役匆匆趕來,單膝跪地向洪承疇稟報道:“啟稟大人,昨夜,明月樓被強人劫殺,重建明月樓的四千兩紋銀被劫奪,兩名帳房,五名護衛無一活口!”
  洪承疇聽后冷笑一聲道:“重建一座青樓,布政使便有四千兩紋銀,西安城外饑民哀嚎,布政使只捐出紋銀五兩,回報知府大人,洪某如今正在為國籌糧,脫不得身。”
  衙役為難的道:“如此回稟,知府大人那里難以言說。”
  洪承疇長笑一聲,背著手離開了,將云昭以及那個衙役丟在當地面面相覷。
2013特码精选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