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十三章 家事也頭疼!


小說:奮斗在2005   作者:浮沉   類別:都市生活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xzwwhn.live/book/115525/ 為您提供奮斗在2005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十點半左右,林楓給陳潔發短信,要接老媽去一趟爺爺的老宅。
  “你去吧,沒什么事,我也準備回我家去呢。”
  陳潔居然給打過了電話來。
  “呃,有事?”
  林楓很意外,以為她生氣呢,就問是不是有事?
  “我媽又給我介紹一對象,劉家的子弟,家里也有錢,人就差點,但是兩家也算世交了,我總得回去露個面,就這樣……”
  “姐,昨天說的,我……”
  “沒什么啊,你這年齡沒有暗戀對象才奇怪,我又不是你什么人,也管不了你那么多事,網咖工作室的事不用上心,你忙你家的事先……”
  她越說的‘輕松’就讓林楓覺得越有問題。
  但有些事一時半刻也解釋不清楚的,林楓也沒法解釋,因為他心里就放不下那個被他暗戀的‘蘇蘇’,所以,這事壓根就沒得解釋。
  也許,和陳潔的姐弟戀真要在多年以后才是可能發生的,現在,難!
  并不是重生之后想改變什么就能改變的,那是你想多了。
  “姐,我知道了,姐,其實我想說句不要臉的話,我、我也喜歡你。”
  “你欠抽,死遠!”
  陳潔罵了一句,電話就直接掛斷了。
  林楓也不知道自己就怎么說出了這么句牛逼哄哄的‘話’。
  看意思真是欠抽的表現?
  不過聽陳潔的罵,話音里也沒有太多的惱恨,他不安的心稍稍落穩。
  陳潔說她回家相親?這是不是故意剌激自己的啊?也不好說呀。
  不管怎么說吧,林楓認為這段時間和陳潔相處,兩個人還是都有點意思的了,而且開玩笑什么的也漸漸的加深了尺度,那屬于巨大的邁進好不?
  昨夜無意中吐露的‘蘇蘇’二字,是對陳潔當頭澆的一盆冰水吧?
  為此,林楓只有苦笑的份,鬼催的啊,我怎么就說出了她的名字?
  不過,遲一天她也會知道,早知道就早知道吧。
  有些東XC在心里,林楓還覺得挺心虛,倒是講出來后有種輕松之感。
  對付女人嘛,臉皮厚一點也不是不能繼續發展,不然哪來的小四小五?人要對自己有些信心,林楓也沒打算發展小三以上的,就兩只行不?
  當然,想踩兩只船的渣男,不一定就付出了什么巨大代價呢。
  戀愛中的女人可能會犯糊涂,但她們也會走極端,慎重啊要慎重啊。
  林楓腦海里‘蘇蘇’的倩影已經出現多次,到現在已經比比清晰了,她沒有去外地讀大學,因為她不是學霸,只是考入了平海醫大……
  平海就一個大學,就是平海醫大,讀出來也未必能進入市醫院,估計得搬門弄斧之類的想辦法,尤其市三甲醫院沒那么好進,不要做夢好吧?
  不過林楓知道‘蘇蘇’家的情況,她是比陳潔還要強大的公舉,蘇家在平海商界的地位幾乎與譚家齊名,蘇父早就走出平海,放眼全國了,在國內多個省會城市都立下了基業,圈地發展的巨紳就是這么牛叉,不服不行。
  蘇蘇在學校十分低調,衣著樸素,你根本看不出她是有錢人家的孩子,不是她品味低,是她本性如此,太不張揚,她淡泊一切的心性,有一種出塵脫俗的清高神韻,讓你覺得自慚形穢,讓你覺得和她有好遠的距離。
  蘇蘇的學習沒有多出色,甚至有點小笨,但她肯鉆研,夠刻苦,是個十分有耐心的女孩兒,人就不說長的有多漂亮了,班花升級校花,揚名之后被驚為天仙的蘇蘇,根本不是能用語言來描述的那種美。
  暗戀蘇蘇的男生能從學校排隊排到平海火車站去。
  林楓,只不過是其中的一個。
  他有幸的是和蘇蘇一個班,高中的時候還坐過同桌,無比幸運。
  想到這些,林楓心頭一熱,我應該去平海醫大找找她啊。
  ---
  陳潔離開前安頓了張玫,讓她和大雄哥一起負責分店擴張的事。
  “知道了,老板娘。”
  張玫接過車鑰匙,她平時不是開瑪莎拉蒂就是開路虎,現在又多了一輛奔馳商務,公司的車暫時是夠用的,主要也是用來撐門面的,你開輛桑塔納去會見商談什么的,人家都看不起你。
  現在還只是經營網咖聯鎖店,沒有什么正式的公司架構,但是張玫知道這公母倆肯定要有動作,從神幻那里掏出上億的資金,能不投資啊?
  她不知道那倆人都把一億扔進股市去了,未來一年半,他們想投資其它的,就得想辦法再籌資金,扔進股市的錢,林楓肯定是不會動的。
  不過,網咖帳面上,還有一千二三百萬,其中一部分是林楓買陳潔房的錢,那錢其實是左手到右手的意思,房子也是一樣,左手倒騰到了右手。
  她在琢磨那公母倆一體了沒有?錢或房還不是一家的?
  她不知道陳潔今天很鬧心,居然知道了林楓暗戀一個叫蘇蘇的女孩兒。
  買房的錢是林楓老媽譚素英出的,她那卡上還剩下200多萬吧。
  工作室也另外又雇了幾個人,湊齊了12個人的團隊,他們可是非常羨慕林楓的,沒來多久就纏上了他們心目中的大女神陳潔,還賺了好多錢。
  其實有些內幕他們不清楚,就算林楓不來網咖上班,也能去追陳潔,世交啊,介紹對象都能介紹到一起,甚至能通過陳家老爺子去當媒人。
  陳家只有陳家老爺子知道譚素英的底子,他非常愿意孫女嫁給林楓呢。
  只是,目前誰也不知道林楓和陳潔的關系剛剛進入冰封時期。
  陳家老爺子極其精明,因為他更清楚自己的學生林文漢這一去世,等于解鎖了其妻譚素英的無形枷鎖,譚素英與譚家恢復關系就沒了障礙。
  別的不敢說,就譚老爺子給他唯一閨女留下的一份財產,怕就不是陳氏集團堪比的,因為譚氏太強大,底蘊太深厚了,十個陳氏也比不了人家。
  ---
  林楓一個人開著黑色路虎,去接老媽。
  ‘平HD7777’這個車牌異常拉風。
  林楓的駕照也是高中綴學后學的,那會兒聽老媽的,也準備弄個出租車謀生,不管怎么說吧,伺候自己總比伺候別人強,但最終沒走成這步。
  新宅就在網咖總店往東二百米的‘海盛物業’,車到了小區門前時,譚素英正好走出來,直接上了后座,她的衣著還是很樸素那種,這么多年就這么過來的,譚素英也沒有這方面的斥求。
  出入一些人看到衣著普通的譚素英上了7777車牌的路虎,好羨慕啊。
  保安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跟另一個保安說,“記住這位,衣著普通,看看人家坐那車,4個7的牛逼車牌,大路虎啊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”
  “哎,越有錢人越低調,我看這位夫人就有一股氣質,很不同呢。”
  “我艸,你就別自吹了,就你那眼神兒?能看出個屁呀?”
  “哈,我真能看出來……”
  兩個保安互相嘲諷打趣,目送著路虎離開,眼里不掩飾羨慕神色。
  路虎啊,那是男人的選擇,絕對男人的選擇。
  ---
  陳義海和老婆王敏蓉在家卻發小脾氣呢。
  “姓陳的,你管不管你閨女?你看看給我發的短信……”
  王敏蓉把手機遞給丈夫,陳潔發了條短信給老媽。
  陳義海接過來一看,濃眉就是一挑,短信內容是‘媽,我陪我男朋友去談個分店,要不晚上我領他回家讓你們看看?你給做點好吃的?’
  王敏蓉氣的直翻白眼,“這個死丫頭,涮她老娘我呢?一會兒劉家母子倆過來,咱們怎么說啊?還做點好的?我給他做個屁吃……”
  陳義海也是中午回來參與這個介紹的,畢竟劉家也不是一般人家,不好不給人家面子,論富的話,陳氏都未必比劉氏更富有,主要是近一個時期在生意方面有借助劉家的地方,所以,陳義海要給老劉家個面子。
  至于兒女談對象,先見個面,成不成的要看兩個人的感覺,也不能硬搓和一起,但是只要介紹了,讓他們先認識了,生意方面就能加強合作。
  “這次是個大工程,幾家大的房地產公司都要參與,劉氏要是讓一讓,我們公司拿到標書的可能性是很大的,要是劉氏硬爭的話……”陳義海把情況這么一說,然后嘆氣了,“其實劉氏還好說,主要是蘇家啊,就算我們聯手劉氏,也拼不過蘇家的,哎……小潔脾氣就那樣,非要委屈她,我這個當爹的也做不來,我也派人打聽了一下,劉家小子的確是個渣男……”
  “啊?真是個渣?”
  “渣的還挺厲害,半個月前才給弄出來,被拘了七天,在夜場爭女,和人家大打出手,結果對方那小子的長輩是局子里的中層,所以劉家這邊的面子給駁了,那小子整被拘了七天,給收拾了一頓,現在老實多了。”
  陳義海這是替女兒在她老媽面前開脫呢,不過說的也是事實。
  王敏蓉一聽臉就沉了,“這種貨色還介紹個屁啊?但這次的工程,若是不和劉氏他們聯手,是不是真的爭不過蘇家呀?”
  “靠實力肯定爭不過,不過主持招標的一個副手是老劉的同學……”
  “你是說能暗箱一下?”
  “想拿工程就沒選擇,蘇家工程隊的實力太強,平海三大民資工程公司沒有我們和劉氏,我們勉強擠進前十吧,能和蘇家叫板的只有譚家,我們現在只能聯合劉氏,再讓他找他老同學操作一下,還是有可能的。”
  “那給女兒打個電話,跟她說明了,讓她顧全一下大局,先和那個渣貨認識一下,隨便糊弄兩頓飯局,等標書到手找借口蹬了唄。”王敏蓉也是個有決斷的主兒,心思也狠,商事就這樣,各憑手段嘛。
  “就你閨女的脾氣,跟你一個模子印出來的,她能去糊弄誰?”
  王敏蓉一呆,她更知道女兒的脾氣,絕對不會去糊弄‘渣’男。
  “那怎么辦?”
  “你趕緊給劉夫人打個電話,就說閨女臨時有事,中午回不來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---
  林家老宅在北城區,按‘環’算的話,屬于平海市二環位置。
  老宅這一塊平房保持著古建風格的,一直就是市里拆不拆的爭議,聽說最近出臺政策,拆遷肯定提上日程了,地都量了,就等動遷的啟動。
  林家老爺子今年七十幾歲了,膝下三兒三女,林楓的父親林文漢行三,他上面兩個哥兩個姐,下面一個妹妹,在六兄妹中行‘五’。
  他四十多歲就得病離了世,老父親還是很傷心的,早些年就失去了老伴的林老爺子心里更苦,三子中就林文漢最孝順,每月都偷偷多給他三百塊,這些事其實三媳婦譚素英也是知道的,但譚素英假裝不知道。
  至于大兒子林文義、二兒子林文忠沒老三的‘偷孝’做法,他們家的媳婦就是那500塊也不想出,但是又怕被人戳脊梁骨,500就500吧。
  去年就說到分這個老宅子了,但是,宅子大家分了,老爺子住哪?
  這一片拆遷后要起商業街的,這處院子的平米不小,能換一處商業門面,但是要找關系,不然不會給你門面房,要不就當釘子戶耍賴試試。
  當然,釘子戶是能撈點實際好處的,但要承受一定的壓力。
  老爺子也是快八十的人了,當釘子戶的話,還真沒人敢碰,這么大歲數了都,萬一出個好歹,人給你死這,那肯定是一個事件。
  子女們有時候為了撈到好處,就把七老八十的老人們推到火線上去扛大梁,他們倒不考慮老人家會不會經不起一輪折騰就倒下去。
  現在,林家子女們都聚齊了,就是想推老爺子出來扛梁扎釘子,為了后世子孫的福利盡最后的力量,真不考慮老人家會不會摔一跤摔出個好歹。
  林楓和老媽譚素英進了院就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在說難聽話了。
  “老爺子你就扛扛,為了您孫子也得扛啊,我不信他們敢把您這八十歲的老人怎么著了,這釘子戶我們當定了,最少多要二十萬呀……”
  這聲音是二伯母的,林楓聽著細佬就疼了。
  可實際上,林老爺子一身病,哪扛的住?估計沒扛下來人就先沒了。
  林楓推門就入,并開口道:“我爺爺這歲數了,一身病,扛得住?扛死了誰負責?二伯母你負這個責啊?二伯,你就也是這個意思?你就不覺得你老父親可憐?他站都站不住了,你扛出去當釘子戶?你們直接給老爺子買口棺材放那得了,人要倒下,現裝現走……”
  這話說的有夠剌耳。
  一屋子人聽的面紅耳赤的。
  大伯林文義兩口子,二伯林文忠兩口子,大姑、二姑、小姑她們都在。
  分老宅,能不都來啊?
  其實,譚素英是不想來的,丈夫去世后,二伯母就說過難聽的話,說老三都扔下他爹走了,什么也不管了,老宅就別分了,再說了,老三媳婦說不定再嫁呢,都不知道要姓誰,再分林家老宅也不合適。
  對二伯母這話,大伯母和大姑二姑居然都是贊承的,他們說的挺好聽,都說老三媳婦還漂亮呢,不愁再找個人家,肯定不會替老三守寡的。
  老三林文漢活著的時候,就和兄弟姊妹們不對付,都怪他不辦事,不近人情,手里有點小權,可從沒為家里人辦過一件事,這種親戚不要也罷。
  其實林文漢就是這樣的性格,他不求人辦事,也不用自己那點小權辦事,他連自己兒子的工作都沒有個安排,別人就更別想指望了。
  一家人倒是知道老三媳婦譚素英是老譚家人,但這個女兒老譚家不認,誰也別想沾什么光,窮日子過了二十年也沒瞞誰的眼,所以林家一家子人都極度鄙視這個譚家女,而譚素英也無視他們,當他們是空氣,她不是辦不了事,是她不想違背丈夫的意志,她就辦過一件事,是替陳老師,所以陳老師被譚家扶了起來,扶成了現在的平海市十大巨紳之一的陳氏。
  譚素英真要辦事,老林家不會比陳氏混的差,但丈夫林文漢不接受。
  林楓今天一入門就嗆聲說話不過腦子的二伯母,讓一屋子人都臉紅,尤其二伯林文忠有點惱羞成怒,“這有你說話的地方?”
  林文忠仗著是長輩,可以隨意訓斥小一輩的林楓。
  “我爸沒了,我就是老三家的頂梁柱,怎么就沒有我說話的地方?”
  林楓的口氣也不善,二伯如此,他又憑什么‘尊重’他?
  老爺子一臉滄桑坐在那條大炕上,看著老三家的孩子,微微點頭,老人家已經骨瘦如柴,體重怕都沒有八十斤了,不知還能活多久?
  想起已過世的父親,林楓眼睛就有點紅了,這位,是親爹的親爹啊。
  譚素英也在這時走了進來,她誰也沒搭理,只是望了老爺子一眼說道:“爸,跟我走吧,去我家住,這宅子分不分您說了算,怎么分也是您說了算,誰也搶不走,這年頭兒還講個法呢,您不用擔心什么……”
  老爺子眼里有淚光,點點頭,“嗯,老三家的,你挺好!”
  林楓一屁股跨坐在炕沿上,伸手攥住爺爺的手,“爺爺,我和我媽搬家了,現在家里寬敞,您一個人連飯都做不出來了,跟我們住吧……”
  “不行……”
  大伯母說話了,一臉冰冷的道:“老三家的,你打的好意義,你想把爺子接走,讓老爺子把祖宅全給了林楓?門兒也沒有,哼。”
  老爺子這時終于火了,啪的一拍炕,瞪眼道:“房是我的,我想給誰就給誰?輪到你說話了?給我滾出去……”
  老虎不發威,你真為這是一只病貓呢?
  “你個老不死的……”
  大伯母果然夠彪,居然敢罵老爺子?
  而大伯林文義坐在板凳上一句阻止的話沒說,這個窩囊肺,罵你爹呢。
  “住嘴,你它瑪的是個什么東西?”林楓勃然作色,猛的站起來,手指頭差點戳到大伯母鼻子上去,“你再罵一句試試?老子抽你……”
  林楓也狠,給大伯母當上‘老子’了,你牲口?老子比你還牲口!
  “小楓,坐那,你跟這種沒素質的潑婦爭什么?”譚素英一開口就給老大家的扣了個‘潑婦’沒素質,她真敢罵,譚家女豈是好惹的?
  到底,老大家或老二家的都忌憚譚素英,真惹了這位,她們扛不住。
  平時也沒什么,譚素英不會驚動譚家人,但你要真動了這位,你看看譚家人會不會坐視不理?肯定整得你全家都撲到大街上去。
  不過此時,大伯母也氣暈頭了,瞪著譚素英,“你死了丈夫準備貼哪個野漢子去?你倒有臉來爭老宅……”
  譚素英上前揚手就一個大耳刮子摔在大伯母的臉上去。
  啪一聲。
  抽的那叫一個聲音脆亮。
  “別給你臉不要臉,你算個什么東西?在我面前張牙舞爪?你配?”
  一個大耳光真把大伯母給抽醒了。
  她哇的一聲就大哭起來了,一屁股坐地上去,“哎呀,打死人了,打死人了,快叫救護車,我活不了啦,林文義,你個窩囊肺,你看著你老婆挨打你不管,你快一頭撞死了干凈,報警,報警……打死人了……”
  大該這就是老大家的真本事吧?
  譚素英一出手,不光打了大了,連二的都嚇的不敢說話了。
  二姑出來和稀泥,“素英,畢竟是一家人,你看這弄的……”
  “一家人?誰跟他是一家人?報警,好呀,現在就報警,我去局子跟你好好說道說道,這些年你怎么虐待老人的,讓大家伙都知道知道……”
  譚素英才不怕老大家的放潑呢,在她面前放潑?多找點不自在。
  林楓早擋在老媽身前,怕大伯失了理智暴起傷了他親娘。
  他冷笑道:“最好是報警呀……”說完林楓又掏出手機直接拔給網咖的大雄,“大雄哥,你領幾個人開商務車過來北城安道街這……”
  林楓看出來了,今天要把老爺子接走的。
  他也沒想到,林家人會是這樣的。
  這下絕對鬧翻了。
2013特码精选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