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統一戰線


小說:銀狐   作者:孑與2   類別:兩宋元明   加入書簽   【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】   【更新慢了/點此舉報
推薦閱讀: 永恒劍主 | 星光燦爛 | 巨星夫妻 | 弒天刃 | 九重神格 | 超警美利堅 | 步步驚唐 | 絕世天君 | 都市幻界 | 異度
筆趣閣 //www.xzwwhn.live/book/4043/ 為您提供銀狐全文閱讀!注冊本站用戶,獲取免費書架,追書更方便!
  
  弄錢這種事鐵喜自然是不管的。
  被皇祖父恥笑之后,心里同樣沒有底,抱著最大的信任感將湊錢這個事情交給了尉遲文。
  尉遲文立刻就變得非常的忙碌,所有在東京有宅子的皇親國戚被他用了六天時間跑了一個遍。
  他走過之后,就有成隊的哈密商賈再一次走進了皇親國戚的府門,相比鐵喜,尉遲文,他們才是真正的專業人士。
  開封到洛陽不過四百里,而且同處大河一線,且地勢平坦,人煙稠密,鐵路所過之處,不論是人力,物力皆可就近補充,唯一不足之處就是缺少木材,好在有運河,蜀中木料可以沿江而下,最終被運到開封,洛陽一線,
  哈密商賈拿著清香城到哈密城之間的鐵路做例子,說服那些將錢埋在泥土里的皇親國戚們非常的容易。
  一個月后,鐵喜就已經湊夠了足夠開工的錢財,而第一批木料也已經隨著長江浩浩蕩蕩的向洛陽進發。
  負責勘探路線的將作營工匠,或者乘車,或者騎馬,或者背負著沉重的工具,分別由東京,洛陽兩地相對出發,開始找一條最省錢,路線最短的道路。
  哈密人在東京的活動聲勢浩大,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,鐵路還停留在模型跟圖紙上的時候,東京人已經知道大宋馬上就會有一條奇怪的道路。
  之所以奇怪,完全是因為從洛陽到東京,只需要大半日的時間。
  于是,整個東京立刻就沸騰了,鐵路也難免在說書人以及百姓們的口中,變成了一個類似黃巾力士般的存在。
  東宮里人滿為患,人數最多的就是來自哈密的賬房先生,每人案頭都堆積著高高的一摞賬本,每一本賬本里面都是各種極為繁瑣的記錄,想要把這些賬本清晰地整理出來,如果不用哈密帳房,僅僅是看明白這些四柱賬法,就能把賬房先生活活的累死。
  四百里鐵路,一路上不但要開山,同樣的,也需要架橋,好在不用鉆山洞,否則,就目前的施工條件,根本就無法完成,堪稱大宋開國以來最大的一項工程,在這之前,只有修繕黃河大堤才能稍微與之比肩。
  “有鐵路,就必須有馳道,大茶壺火車至今還沒有成功,只能靠挽馬牽引車廂,僅僅是養挽馬的費用,就是一個大數字,這還不算鐵路占用的田畝,鋪設鐵路需要的硬木,軟木,鋼料……沒有三五年的時間,想要建成難如登天!
  尉遲文的脊梁像是被人抽掉一般軟軟的倒在軟榻上,面對鐵喜平視的目光,無奈的給了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時間表。
  鐵喜遺憾的轉過頭看著垂手站立的王漸道:“我想在皇祖父五十歲千秋節上,邀請皇祖父乘坐火車去洛陽龍門一游,沒想到成了泡影!
  王漸澀聲道:“世子仁孝,上天定會垂憐!
  尉遲文搖頭道:“不成的,大宋不是哈密國,我哈密國可以用西夏奴隸,野人奴隸不分晝夜的趕工,再加上哈密國本身就干旱少雨,一年四季皆可施工,自然進展神速。
  大宋沒有奴隸,只能動用官府的力量征發民夫,煎迫民夫過甚,則有隋煬帝之禍,若不這樣做,工期遙遙無望。
  除非……”
  “除非什么?有什么話就說,在這里遮遮掩掩的做什么?”鐵喜心中煩躁,話音不由得變得急迫起來。
  尉遲文攤攤手笑道:“除非大宋京畿道出現大災,流民遍地的時候正是大工程開工之時!
  鐵喜皺眉道:“這等誅心之言不可再說,我以為,可以不勞官府征發民夫,改用工錢延請工匠,這樣別人就說不出什么話來!
  尉遲文坐起身為難的道:“錢呢?我已經用盡了渾身解數,再無他法!
  鐵喜無聲的笑了一下道:“我去想辦法,說起來,我這個哈密世子還值幾文錢!
  “錢從哪里來?”
  鐵喜無奈的指著東邊道:“后族!”
  尉遲文怵然一驚站起身道:“萬萬不可!世子頭頂已經坐著皇族,再把后族扯進來,又會多一重禁錮!
  鐵喜搖搖頭道:“這些天看我父王的札記,多少有些體會,我父王說過,想要成事就要籠絡能籠絡的所有人,當我們成為大多數人的時候事情也就成功了一大半。
  至于你擔憂令出多門的事情,只要我們做事一直能夠保證大多數人的利益,就會受到擁護!
  尉遲文想了一下道:“這不可能,沒可能永遠保證大部分人利益的,至少,在皇家利益優先的情況下,根本就做不到面面俱到,誰都想討好,結果只會是把所有人都得罪光!
  鐵喜笑道:“今天你我是聯盟,王伯伯是少數,明日我與王伯伯是聯盟,你變成了少數。
  一條鐵路能把所有人都拉上我哈密國的戰車,不論花多少錢都是值得的,我父王提出的統戰一策。確實是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啊!
  聽鐵喜提到了札記,尉遲文的心就隱隱作痛,直到這時他才弄明白,所謂的札記,就是大王記錄下來關于他自己的功過得失,以及思維方式……
  “如此一來,皇家就能與任何人成為朋友,隨時可以與自己昔日的盟友翻臉成仇,皇家節操何在?顏面何存?”尉遲文竭力想要說服鐵喜不要放棄皇家的尊嚴。
  “皇帝?對我來說不過是一個工作而已,就像我父王在西域做的一樣,只是一個工作而已。
  在保證自己過得不錯的前提下,兼濟天下也算是對得起所有子民了。
  歷朝歷代皇帝的初衷不就是這樣嗎?好了,此事就這么決定了,一會我就去北?ね醺咭辉,趙姝說過,北?ね醺_實沒有多少錢財,這一次能拿出五萬貫已經是掏空家底在支持我了。
  不過,他們家還有投效的大宋商賈,把這些人的錢財拿來用一下未嘗不可!
  尉遲文眼睜睜的看著鐵喜走出了書房,伸手想要拉住鐵喜卻拉了一個空。
  于是,他氣急敗壞的對王漸道:“你怎么不攔著?”
  王漸撇撇嘴道:“你什么時候見過宦官干涉朝政的?”
  “有啊,比如魚……”
  “拉倒吧,那是奸佞!”
  等鐵喜拿著皇親國戚們的資金承諾書再一次出現在趙禎面前的時候,趙禎被那個龐大的數字震撼的久久說不出話來,最終只是揮揮手,就算是準許了鐵喜開始修建東京到洛陽之間鐵路的計劃。
  九月的東京天氣已經轉涼,一場綿延了三天的秋雨過后,御花園里開的最艷的就是菊花。
  重陽節已經過了,趙禎卻依舊喝了山茱萸酒,明知道這東西不算好,卻因為心頭燥熱的厲害,不得不飲。
  眼見皇后端著裝滿了花枝的笸籮從花叢中走過來,趙禎就給皇后也倒了一杯酒,兩人對飲之后,相視苦笑。
  一百四十三萬貫!
  這就是鐵喜以入股東京到洛陽鐵路為名,募集到的金錢,這個數字讓趙禎幾乎昏厥過去。
  他清楚地知道,即便是把他的內庫搜羅一空,也湊不出這些錢來。
  而那些平日里總是哭窮的親戚們卻輕松地就拿出這么大的一筆錢。
  平日里這些親戚們對自己擁有的財富總是遮遮掩掩,現在,卻敢正大光明的露出來,這種被輕視的感覺讓趙禎非常的不愉快。
  “皇親國戚們未必有那么多的錢,大部分都是商賈們借用皇親國戚的名義投進來的!
  趙禎皺眉道:“此言當真?”
  曹氏笑道:“這有什么不好查的,您是忌憚那些皇親國戚,才硬生生的壓下心中的疑問,自己折磨自己。
  妾身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,只要命王漸去探查一番不就什么都知道了?”
  趙禎凝重的搖搖頭道:“如果是商賈們自發的把錢交到哈密人手中,問題更加的嚴重!
  曹氏無奈的道:“要阻止嗎?”
  趙禎沉默了片刻,喝了一杯酒瞅著掛在大殿飛檐上的太陽道:“朕已經老了……算了,太陽總是東升西落,總該有人做點改變……”
  “一旦鐵路開始修建,喜兒就會調動數之不盡的人力物力,權柄之大恐怕會開了大宋之先河。
  妾身以為喜兒做什么都成,鐵心源卻不成!
  “是這樣的,鐵心源此生不得生入中原!”
  “鐵心源驕橫跋扈,他會聽嗎?”
  “會的,中原之外的世界足夠大,容得下他縱馬馳騁!
  “您不再跟中樞諸位臣子商討一下嗎?”
  “不用了,大宋正處在前所未有之變機之中,人人都想名垂青史,有一個年幼的皇帝大臣們更好建功立業,他們可能正恨我不死!”
  “不會的!”
  “會的,韓琦,富弼,龐籍,李煒,張叔平,狄青,楊文廣,折御卿,還有無數的人如今都留在外面不愿意回京,但凡是有點本事的人都想借平滅西夏,窺伺燕云的大好時機為自己謀算。
  都在等塵埃落定之后再回來,到了那個時候,又有擁立新君的人情,又有拓邊的戰功,新君自然會待他們豐厚。
  我少年時就親眼見過人世炎涼,也好,起于炎涼,歸于炎涼,有始有終!
  “您依舊是大宋的君王!”
  “這是自然,只要朕口中還有氣,朕就是這個國家的主宰……”
  秋日里的菊花開的正艷,被夕陽照過之后就變得金燦燦的,如同黃金筑成一般。
  
  本站重要通知: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?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會員同步書架,文字大小調節、閱讀亮度調整、更好的閱讀體驗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jiakonglishi 下載免費閱讀器!!  
2013特码精选公式规律